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2019-08-06 03:23 来源:m5彩票

 
《鸡毛信》剧照  


在新时代语境下我们要更好地发挥儿童电影美育、德育、情感教育功能,既要继承和发扬中国电影教育历史传统,又要结合当下中国社会现实情况。更重要的是,需要充分发挥电影的特性,将其艺术性、趣味性、教育性与想象力完美结合,真正做到寓教于乐。


2019年中国电影暑期档市场已经成为多国儿童电影的竞逐战场之一。先有美国皮克斯动画系列电影《玩具总动员4》与日本宫崎骏经典作品《千与千寻》拉开序幕,继有以萌宠取胜的《爱宠大机密2》、“真狮版”《狮子王》、日本国民IP《机动战士高达NT》等多部进口动画电影展开激烈角逐。而国产动画电影《赛尔号》《全职高手》《天池水怪》等作品也将集中在暑期档上映。


然而与国产动画片的火爆场面相比,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国产儿童故事片仍然相对较少,其中聚焦教育和家庭的影片《学区房72小时》《银河补习班》,以及拉华加导演的藏族儿童电影《旺扎的雨靴》尤为值得关注。以此反观当下国产儿童电影创作形态,不难发现其呈现为依靠动画电影支撑的局面。因此,在当前国家倡导加强儿童影视教育的形势下,迫切需要分析国产儿童电影发展历程,并在此基础上探寻美育视野下儿童电影发展的基本规律及其未来走向。


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经验与道路


回顾国产儿童电影发展之路,从20世纪20年代但杜宇导演的《顽童》《弃儿》《小公子》,到郑正秋、张石川编导的《孤儿救祖记》,再到《苦学生》(管海峰编导)、《苦儿流浪记》(邵醉翁导演)、《儿童之光》(黄天始编导)、《小孤女》(杨小仲编导)、《迷途的羔羊》(蔡楚生导演),以及《三毛流浪记》(赵明、严恭导演)等,中国早期儿童电影开创了一种“孤儿叙事”传统,即以写实主义影像风格揭示城市底层流浪儿童生活之艰辛,由此探讨彼时诸多社会问题,也由此形成了中国儿童教育电影传统。在这一时期中国早期动画电影也取得较高成就,万氏兄弟万古蟾、万籁鸣和万超尘作为中国美术片最早的开拓者与探索者,合作完成了《大闹画室》《国人速醒》《民族痛史》《龟兔赛跑》《骆驼献舞》等多部动画短片。1941年,万氏兄弟执导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该片以其创制传统及民族特色成为世界电影史中经典动画杰作。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主管部门通过种种举措有效发展少年儿童电影事业,并从观念认知、政策方针、电影实践、发行放映等诸多方面逐步探索与建构儿童电影体系。“十七年”时期产生了《鸡毛信》《马兰花》等儿童影片,塑造了海娃、张嘎子等一批深入人心的少年儿童形象。这些影片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深受几代少年儿童电影观众的喜爱。与新中国成立前儿童电影的“孤儿叙事”相比,“十七年”儿童电影呈现为赞美新中国少年儿童幸福生活以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接班人的“社会主义新少年”叙事,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些影片在风格上更为清新、活泼,并力图密切配合新中国少年儿童教育工作,着重培养儿童发扬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这一时期也是儿童动画电影的繁荣时期,木偶片《小小英雄》《机智的山羊》和《雕龙记》,剪纸片及《金色的海螺》开拓了美术片的新片种,并产生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和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儿童电影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的成立推动了儿童电影创作的繁荣以及儿童电影批评队伍的壮大。在此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例如《哦,香雪》《我的九月》《来吧,用脚说话》等影片,在国内外获得许多重要奖项。相较于“十七年”时期的电影创作倾向,改革开放以来儿童电影创作进行了多元类型尝试。尤其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国产儿童科幻电影获得重要发展,等影片的出现对此后同类型电影具有开拓意义,也为中国儿童带来了全新的视野和审美感受。这些影片充满神奇幻想、儿童情趣,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场景设置自然朴实,并以其本土化科幻色彩赢得广大少年儿童的好评。


 
《泉水叮咚》剧照  


当下儿童电影的困境与反思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